愈來愈多演奏級學生拜師我門下, 傳授知識我絕不孤寒, 學生能吸幾多, 我盡教幾多. 今晚的學生是一點就明的那一種, 好期待佢要用多少時間吸盡我畢身功力, 長江後浪推前浪, 極期待學生超越我的日子降臨.

 

我有強烈的感覺, 當音樂老師是我生存的理由.

最近有許多機會, 有到日本和北京工作, 考慮了一個月, 有一百個想離開香港這煩人地的方, 可是我在這香港孕育著很多需要我的學生. 要離開他們, 真的一萬個不願意.

 

很想回到美國, 只是美國不是太安全. 今早最要好的朋友在Boston 經歷了Marathon 爆炸, 生命是何等脆弱呢? 害怕有突然有一天大家不能再相見. 我已想清楚了, 保持現狀多一年.

14.4.201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