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欣賞Glenn Gould 邊唱邊彈, 還是Rosalyn Tureck Bach令你淌淚?

你喜歡Horowitz 這全能勁人的澎湃演繹Mozart, 還是內田光子的Mozart 含蓄?

Horowitz 彈浪漫時期的brahms 可以好含蓄地靚, 你會否嫌他唔夠rubato同expressive?

同一首樂曲, 實在有很多不同的演奏可能性.

藝術這門學問, 什麼叫好, 什麼叫不好, 可以很主觀吧! 演奏級ATCL學生遇上女考官, 批評她的樂曲次序, programme note 的紙張大小, 和音樂的總長度, 這樣水準的考官, 真的是考官嗎? 看怕那考官未熟讀考試規則.

 

我認為作為一位專業的考官或評判, 心胸可廣闊些, 也多聽不同演奏家的演奏, 多接納各人的不同, 要是有所批評的話, 就請一針見血指教, 而不是批評一些非音樂的事情.

 

我跟學生說不用氣餒, 合格也要靠點運氣. DSE後再回來吧!

四月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